房产搜索
Your search results

英国疫情的限制封锁措施让我成为有房族

by admin on 2021-03-26
英国疫情的限制封锁措施让我成为有房族
新闻资讯 / 标签:
Comments:0

从疫情在家工作到拥有自己的第一个家:我们采访一下那些在疫情期间存下数千英镑来置业的英国人。

拥有自己的住房仍旧是英国大多数年轻人的目标,然而,距离拥有房产的可能性感觉很远。其中主要的障碍是有足够的存款来支付购房首期。

巴克莱银行(Barclays)的数据显示,在英国最便宜的地区北爱尔兰,即使市场上有95%的抵押贷款产品可申请,买家平均也需要准备7391英镑的首付款。在伦敦,平均需要的首付款为29270英镑,是北爱尔兰的三倍多。

如果缺乏家长的帮助,每月的生活必需品,如房租、水电费和通勤费用,很快就会消耗掉全部的薪水。与此同时,根据房地产代理公司第一太平戴维斯(Savills)本周上调的预测,受印花税假期政策的影响(现在又延长了假期)提振的房价,预计未来5年将再上涨21.1%。

但随着通勤成本的降低,社交费用的巨减,以及许多人搬到父母家居住,拥有住房的梦想在过去一年里变成了现实。这些是英国疫情封锁所带来的好处。

丽贝卡·兰伯德(Rebecca Lambird),23岁,阿什利·史密斯(Ashley Smith),25岁

丽贝卡和阿什利五年前在剑桥大学相识,今年4月开始一起寻找属于自己的房子。丽贝卡说:“我们搜索房源的范围非常大,我们一心想买一套三居室的房子,但在索利赫尔(Solihull),没有一套适合我们的房子,我们一直在那里租房住。”

今年6月,他们终于在沃里克郡(Warwickshire)的Southam找到了他们心仪的房子,一套新建带车库的三居室别墅,但他们当时只有1000英镑的积蓄,于是两人下定决心开始存钱。四个月后,他们就存到1.5万英镑。

阿什利是一名消防员,他和父母住在一起,在考文垂(Coventry)社区消防站加班加点。丽贝卡被迫暂时休假在家,但很快就找到了一份新工作,为健身品牌Gymshark担任客户支持代理。“我们不能离开家,也不能去任何地方工作,所以我每周只能加班20多个小时,”丽贝卡说。“我们所做的就是存钱。最后,我自己每周能存下500英镑,而我的伴侣每月能存下1000多英镑。”

除了政府的“援助购房计划”计划之外,他们还获得了5000英镑的购房折扣,这要归功于房屋开发商Hayfield为关键员工推出的一项计划。丽贝卡说:“没有疫情封锁带来的居家令,我们不可能很快地存够首付款,我原以为这是我们需要三年来存够首付款来买房子,但它却在几个月内就实现了。疫情的限制也激励了我们向着目标奋斗,因为我们意识到我们不想再分开生活了。”

博卢·索福卢韦(Bolu Sofoluwe), 24岁

“拥有一所属于自己的房子一直是我的目标,”博卢说。“去年的全国封锁确实让我省了不少钱,没有像每月火车月票这样的费用,这段时间我可以存下高达80%的工资。”为了在大学毕业后省钱,博卢搬回了伦敦东南部的父母家。她在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一家银行的毕业生计划中获得了一个职位,她说自己有点痴迷于在油管(YouTube)上观看省钱大师们的节目。于是她为自己制定了严格的零基础每月预算案,并在电子表格上跟踪她的支出。“我还确定自己对政府计划做了研究,这些计划能提供额外的支持,把基本的个人储蓄账户换成终身个人储蓄账户,我的储蓄在两年内增加了2000英镑。”

博卢总共存了29760英镑的首付,但她仍然觉得对拥有自己的房产的目标还很遥远。博卢说:“我会花上几个晚上浏览英国房产门户网站Zoopla和Rightmove,但从来没有在预算之内看到我喜欢的东西。老房子都需要大量的翻新,比如新的厨房或浴室。除了我的首付款,我永远也负担不起。我也考虑过其他选择,比如共享所有权和股权贷款,但申请的条款太多了,对我来说就像是贷上贷。我想要一份传统的抵押房贷,我开始接受在地区上妥协的现实,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只能住得离朋友、家人和工作更远。”

博卢在伦敦东部巴金(Barking)的新哈伯住宅区(New Harard Close)找到了一套售价19.84万英镑的公寓,是通过一家向首次购房者提供至少20%折扣的房屋建筑商Pocket Living出售的。“总有一天我会回到办公室工作,我从巴金到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的通勤时间在不到一个小时以内,我本以为我得搬到离伦敦市中心几英里远的地方,这个地方很适合我。我很幸运能和父母住在一起,但这绝对是在大学自由和独立后的一种适应。我很高兴现在有了自己的空间。”

25岁的杰玛·拉金(Gemma Larking)和26岁的肖恩·巴斯比(Shane Busby)

一位皮肤科医生的办公室经理杰玛(Gemma)说:“在疫情封锁之前,我们根本买不起房。”当英国刚开始全国封锁时,她和父母住在肯特郡(Kent)的赫恩湾(Herne Bay),而她的伴侣谢恩(Shane)和父母则住在6英里外的坎特伯雷(Canterbury)。

在将近一年后,他们在坎特伯雷郊外的艾尔沙姆村(Aylesham Village买下了一所带花园的二居室住宅。谢恩在同一个英国过健康医疗系统(NHS)下的一个信托机构的癌症服务部门工作,疫情期间他们只有几次在工作中见过面。“这对我们来说十分煎熬。我们只能相约在坎特伯雷高尔夫球场散步。但现在我们能够一起住在家里。”杰玛说。

“我们当时有大约3000英镑。我们曾在一套两居室住宅的申请名单上,而邦瑞(Barratt Homes)在去年6月份曾打电话给我们,说有人撤出了买卖进程,现在有一套可供选择。”

这对夫妇借助政府的“购房援助计划”(Help to Buy scheme)为这处价值215,995英镑的房产支付了5%的首付,另外还有5%的首付来自他们为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制度(NHS)工作人员制定的计划。去年8月份,他们花了3000英镑来保留这份通知,但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在1月28日前要节省6000英镑。

“房贷顾问说,在房子完工交付之前这可是一大笔钱啊,你真的认为你能做到吗?我和肖恩刚刚决定下来,当时就有朋友约我出去吃饭,我不得不说我真的身无分文。我的父母没有经济能力来帮助我们。但是我妈妈说,不要付房租,而是把它存起来作为首付。在我已经存下来的钱的基础上,每月又增加了200英镑,这真的很有帮助。”这对夫妇最终总共存了10800英镑,超过了他们的需要。他们已经搬到新房子里住了一个多月。“我不敢相信我们拥有自己的房产。去年我们从未有能力买得起房子,到一年后,我们住进自己的房子里。”

以上这三个于疫情期间买到自己心仪房产的案列对您来说有什么帮助呢?您的房产投资大计又是如何呢?

更多资讯,请关注安尔法国际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mp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