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搜索
Your search results

新冠疫情把伦敦新金融城金丝雀码头变成了鬼城

by admin on 2020-08-07
新冠疫情把伦敦新金融城金丝雀码头变成了鬼城
新闻资讯 / 标签:
Comments:0

上周午饭时间的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只有一名顾客在加班佐斯(Garbanzos)的沙拉摊柜台前等候。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在加拿大广场一号(One Canada Square)的广场上,穿着整齐的白领们排满了队。这座50层的摩天大楼是伦敦版的曼哈顿中心,其阴影下的其他小吃摊也面临类似的情况,只有Pret a Manger和星巴克(Starbucks)的店门里有少数顾客。据一位简餐饮店主估计,目前其周围店铺的客流量只有3月份隔离前的5%-10%。

新金融城金丝雀码头

新冠疫情叫停了涌入伦敦金融城的白领大军,并促使英国首相带头鼓励雇主从本周开始重开办公地点,让员工重返工作岗位。尽管他担心英国将会出现疫情的第二个高峰,并突然推迟放松限制的计划,但从昨天开始,保龄球馆和其他室内娱乐场所也都已经重新开放。

从国际律师事务所到银行和会计师事务所,这些公司的员工一直都在家中闲置的房间和餐桌旁工作,但空空荡荡的拥有165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和零售空间的金丝雀码头的景象,暴露了维持城市活力的生态系统中的弱点。而且,即使有更多的员工按照首相的建议,在下周重返办公室工作,人们也怀疑伦敦这座城市是否能够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

咨询公司奥雅纳(Arup)首席经济学家亚历山大•杨(Alexander Jan)表示,伦敦是英国经济的引擎,英国10%的经济产出来自伦敦市中心。同时作为伦敦城市边缘地区一个商业改善机构的主席,杨说:“由于新冠疫情迫使员工在家工作,我们的城市正处于红色警戒状态。”他认为政府应该关注伦敦中部、伯明翰、曼彻斯特和利兹的中心商业区的情况。根据杨的统计,每100名在伦敦办公的员工就可以为其办公区域的零售业提供多达7个工作岗位,在酒店业创造出6个工作岗位,在食品和饮料业则有4个工作岗位,在娱乐业则创造出1个工作岗位。

城市中心智库的主管保罗·斯温尼(Paul Swinney)估计,每位在金丝雀码头的上班族,在诸如餐馆、商店、酒吧和健身房等服务业中就会创造出1.7个工作岗位。向西4英里的伦敦旧金融中心仅一平方英里(Square Mile)里面也是如此。尽管伦敦以外的人认为,伦敦消耗了英国其它地区太多的能源,也有人表示,伦敦居民的健康状况对经济至关重要。

伦敦旧金融中心 (Square Mile)

金丝雀码头的咖啡馆、酒吧和商店曾经靠在码头区工作的12万人而繁荣起来。通常情况下,每天约有72000名员工、游客和居民通勤经过金丝雀码头,朱比利线(Jubilee Line)和码头区轻轨(Docklands Light Railway)是进入该地区的关键动脉。但当地三分之一的企业仍然处于关闭状态,上周的工作日中仅有1.1万人乘坐地铁。

自称提供“世界上最好的健身服务”的巴瑞连锁健身房(Barry’s),正在为周五的复工做准备。已经重新开业的企业正在勇敢地面对现实。英国财相里什·苏纳克(Rishi Sunak)的计划,为疫情期间暂时休假的员工支付80%的工资。令理发师哈桑·艾哈迈德(Hassan Ahmet)被迫休假时获益。在停工停业期间,虽然收入减少,但这位28岁的年轻人表示:“政府做得很好,大家都在努力。”

对于这块97英亩土地的持有者金丝雀码头集团(Canary Wharf Group)来说,复工时间来得还不够快。自加拿大布鲁克菲尔德地产合作伙伴集团(Brookfield Property Partners)和卡塔尔投资局(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于2015年以26亿英镑买下了这块地皮后,管理权即将转手。

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正鼓励员工重回到加拿大广场一号大楼上班。该集团战略董事总经理霍华德•道伯(Howard Dawber)预计,在他管理下的400名办公室员工中,很大一部分于本周回到办公室。他说:“该地皮目前的运营速度约为正常产能的10%-12%。从本周开始,这一比例可能会上升至20%。

道伯否认了员工们排队等候电梯时在塔楼周围排了一英里长的队伍的说法,但他承认对公共交通的担忧。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金丝雀码头于上周致信其租户,如果可以实行错峰上班,此管理团队将可以满足75%的员工在这里有适合的社交距离。

究竟能有多少员工会重返工作岗位,将取决于员工们是被迫重返工作岗位,还是顺从首相约翰逊的号召回到办公室。这不仅只是关系到伦敦,还关系到整个英国的各大城市,以某种形式的远程工作是否会从此根深蒂固。在利兹,当地商会表示有61%的企业将维持继续远程办公至少3个月到12个月。伦敦商业集团London First的一项调查发现,有三分之一的伦敦公司表示,现在想要重回岗位的员工人数不到20%。尽管大多数公司认为,员工的回归对提高生产率很重要。

加拿大广场一号(One Canada Square)

但一些大企业表现得并不着急。国民西敏寺银行(NatWest) 62%的股份由英国纳税人持有,该银行要求员工在年底前都保持在家工作。汇丰银行(HSBC)于上周告诉其员工,最早在9月份之前不会让其员工返岗。汇丰在富丽堂皇的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大楼里可以容纳其下1万名员工。位于市中心的英格兰银行(Bank of England)也几乎空无一人。安德鲁·贝利(Andrew Bailey)是为数不多的返岗员工之一,尽管有报道称他对无人居住的街道的影响表示担忧。

企业曾认为只有在办公室才能完成的工作,如今已证明以远程办公方式的效果也十分良好,这引发了人们对未来对办公空间需求的疑问。在金丝雀码头(Canary Wharf)有一个庞大的办公室的会计师业巨头毕马威(KPMG)驻利兹的合伙人亨尼布翁(Matthew Hunnybun)说:“员工们都意识到,疫情后他们将会得到更少的奖金,甚至是减薪。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通过节省每天的开支和每天的通勤时间来缓解。”

但也在响应号召返岗的企业。上周,巴克莱(Barclays)首席执行官杰斯•斯特利(Jes Staley)谈到了巴克莱对金丝雀码头、曼彻斯特和格拉斯哥等金融中心的责任。今年4月,斯特利曾宣称,实体办公室已成为过去。

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PwC)董事长埃利斯(Kevin Ellis)开始鼓励该公司的2.2万名员工重返办公室。上周该事务所约有5000员工返岗;他希望到9月底返岗人数能达到50%。但即使是他每周5天的出勤率,也可能被削减工资。他表示,仅仅因为你能够在家工作,并不意味着你就应该在家工作。而且员工的心理健康也是一项十分值得注意的事情。

股票经纪公司Numis自今年3月12日以来首次在伦敦金融城开设办事处,但这并不是因为在家办公的失败结果。联合首席执行官罗斯•米钦森(Ross Mitchinson)表示,距离对于发展和学习、保留我们的企业文化以及更好地满足客户的需求都很重要。对客户来说,面对面的会谈非常重要。

这正是房地产投资者所期待的情绪。总部位于香港的领汇(Link)于上周买下了金丝雀码头的一栋办公楼。香港特区行政总裁洪财(George Hong Choy)说:“随着疫情开始消退,他已经看到香港人重返办公室。”他表示,一段时间以来,在家工作的安排对现有的关系十分有效,但在同一空间工作将有利于促进新的业务。

然而,要想让员工重返岗位,必须克服巨大的实际障碍。在金丝雀码头,即便没有社交距离限制,此区高楼大厦的重新布局也是一个逻辑上的难题。儿童保育则是另一个大问题,伦敦金融城政府政策主席凯瑟琳•麦吉尼斯(Catherine McGuinness)表示,9月份学校重新开学时,这个问题很可能得到解决。

回到加拿大广场(Canada Square),人们在Alchemist鸡尾酒酒吧外享受着阳光。公司的业务发展经理杰斯敏·亨利(Jasmyn Henry)在休假结束后很高兴能回到公司工作。她说:“我们正处于适应新常态的过程中,考虑到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让员工返岗是正确的步伐。”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mp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