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搜索
Your search results

生活回流到大城市:对于一些买家来说,住在郊外和乡村并不是人们所说的那样

by admin on 2020-07-04
生活回流到大城市:对于一些买家来说,住在郊外和乡村并不是人们所说的那样
新闻资讯 / 标签:
Comments:0

我们都听说过城市人口外流的消息,但一些买家却使逆流而上,准备逃离乡村,回到大城市。

英国诗人缪尔·约翰逊(Samuel Johnson)写道“先生,当一个人厌倦了伦敦,他就厌倦了生活,因为在伦敦,您可以享有生活中的一切”。疫情的爆发,随着大批居民从伦敦市搬迁涌向附近的郊区郡,许多人相信人们已经开始厌倦了城市生活。然而,尽管当有些人正朝着乡村和市郊地区寻求更开阔的生活空间,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回流到城市。

伦敦切尔西的一处4居室联排别墅

不仅仅是伦敦,加林顿物业搜索网站(Garrington Property Finders)的首席执行官乔纳森•霍珀(Jonathan Hopper)发现,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约克(York)、诺维奇(Norwich)、温彻斯特(Winchester)、牛津(Oxford)和爱丁堡(Edinburgh)等其它城市。他说:“最受欢迎的房产通常位于市中心,尤其是公寓”。

从汉普顿国际房地产经纪公司(Hamptons International estate agency)的4月份研究表明,在今年5月和6月显示,86%在伦敦寻找他们下一个房子的买家是已经生活在这个城市,14%的买家是来自英国别的城镇,这个比率达到自2008年以来的最高比例,,尤其是从英格兰东南部和东部,高于去年的9%。

汉普顿国际(Hamptons International)的研究主管阿尼沙•贝弗里奇(Aneisha Beveridge)认为,疫情促使人们做出对搬家的重大决定。她表示:“许多人都希望搬到离居住在首都的家人更近的地方,也有很多家庭可能会选择离开伦敦,在乡村购置他们的主要住所,再在城市里添置一个临时住所,以减少对公共交通工具的需求。这对我来说并不陌生。17年前,当我决定离开伦敦前往南约克郡(South Yorkshire)时,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我是典型的城里人,梦想在乡村花很少的钱买一所大房子。我在伦敦东部的狗岛(Isle of Dogs)购置过一栋现代联排别墅,当时的价格是28.5万英镑,占地三分之一英亩,是一套爱德华(Edwardian)七世时期的五居室别墅。但我现在希望居住在一个更小的,更易于管理的,甚至更便宜的,离城市距离更近的地方。在疫情封锁期间,我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幻想在北伦敦有一所可以步行到国王十字车站(Kings Cross)的小公寓,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在疫情过后步行去上班,去见我的朋友,在大城市里尽情玩乐了。”

南约克郡

自今年4月以来,伦敦的NW1邮编片区与伦敦西南部泰晤士河畔的金斯顿(Kingston upon Thames)和萨里郡(Surrey)的萨顿(Sutton),成为大伦敦最受购房者青睐的三大地点。贝弗里奇表示,在卡姆登(Camden)区(NW1)的新住户申请者中,至少有14%来自伦敦外的城镇。在泰晤士河边的金斯敦(Kingston),这一比例为20%,在伦敦西南部的旺兹沃斯(Wandsworth)则为13%。贝弗里奇表示,他们的平均购房预算为68.4万英镑。以这样的预算在卡姆登商业街(Camden High Street)附近可以买到一套带露台的时尚两居室。

伦敦卡姆登市场

泰晤士河畔的金斯顿

我会像黛比·霍华德(Debbie Howard)一样,成为所谓的“回力刀买家”。现年57岁的霍华德20年前搬离伦敦,迁往北约克郡(North Yorkshire)的赫尔姆斯利(Helmsley)。现在,为了离她年迈的母亲更近,她将搬到伦敦西南部切尔西(Chelsea)国王路(Kings Road)附近的一套一居室公寓里。“我们在约克郡的房子是一栋漂亮的家庭住宅,”她说。“我们2000年时搬到这里,是为了让我的儿子爱德华(Edward)能在5英里外的安普尔福斯学院(Ampleforth College)上学。他现在已经27岁,并移民到洛杉矶。我非常喜欢约克郡,但我更盼望能再回到我妹妹身边,和老朋友见面。”

北约克郡

英国房产购买机构Prime Purchase的负责人盖伊•米科克(Guy Meacock)表示,出于实际原因搬回城市是疫情前就开始出现的一种趋势,尤其是老年人。我们其中一对客户,妻子快70岁了,丈夫80岁出头,他们在肯特郡(Kent)的一所房子里住了40年,在那里成家立业。”为了离在伦敦的家人和朋友更近一些,他们在疫情封锁前卖掉房子,搬到了伦敦。他们选择了一所比在肯特小一半的房子,而花园的面积最多只有肯特郡房子的五十分之一大,但新房子的环境和装修相对好很多。”

然而,对其他人来说,这种转变更多是由于文化和情感上的,而不是基于实际需求的。56岁的纳迪奥•格拉纳塔(Nadio Granata)在科技营销部门工作,两年前,他从西约克郡(West Yorkshire)搬到了西伦敦。他说:“我一直有这个想法,我喜欢西伦敦,这里暖和多了,我的花园里种有橄榄树、柠檬数、无花果树和葡萄树”。离婚后,他卖掉了自己在维多利亚郊区哈德斯菲尔德(Huddersfield) 埃杰顿(Edgerton)的五居室住宅,现在他以每月1350英镑的价格,在伦敦西南部靠近邱园(Kew)里租了一套夹层公寓。

伦敦邱园

格拉纳塔(Granata)发现伦敦的生活出奇地受欢迎:“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来去的自由。与其他地方相比,伦敦对她的住客不那么挑剔。在北方城镇的一些聚会上,每个人都互相认识。但在伦敦我们都是陌生人,所以实际上我发现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会更友好。”

切尔西水畔4居室公寓

阿卜杜拉(Kia Abdullah)说:“搬到乡村后,我意识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我必须改变与人打招呼的方式。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渐渐的适应了乡村的生活,很快就为离开伦敦的生活而沾沾自喜。我的伴侣彼得(Peter)和我已经厌倦了城市生活,渴望得到更好的生活质量。我们抵押了自己的一居室公寓,搬到约克郡山谷国家公园(Yorkshire Dale National Park)边上一个迷人的集镇里士满(Richmond)。”

阿卜杜拉还说:“只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们的田园生活: 我们一个朋友都没交上。我和我的伴侣都是30多岁的人,我们经常旅行,又有有趣的工作(他是摄影师,我是小说家),由于我们性格活跃外向,因此我想交朋友对于我们来说很容易。但现实是6个月过去,1年过去,现在将近2年了,我们都没有交到朋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交朋友在我们生活中似乎并不重要了,但随着社交距离令的放松,我意识到我们已经没有朋友可以见了。我和我的伴侣在家里工作,没有同事可以交往。当我被告知,在育儿课上或在送孩子上学是认识新朋友的好方法时,我们却没有孩子。”

约克郡山谷国家公园

“我们退休的邻居偶尔会怜悯我们,请我们去家里吃饭或喝酒,我们接受邀请时的急切程度几乎到了令人尴尬的地步。但在这些晚宴上,我却发现自己说话的速度极其不自然,就像在和一个看不见的沙漏里赛跑,不顾一切地想把自己的话说出来。这些夜晚让我想起我是多么地想念我的朋友和家人。我意识到,充斥的餐馆、没完没了的文学活动、伦敦生活的喧嚣,那些曾经被我斥为噪音和让人分心的东西并非空洞或无聊,而是某种类似心跳的东西。”

Shar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Compare